2017-08-23 微信《少年商学院》 点击数:196
被误解了的成长型思维,让孩子越努力越被动

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.jpg


被误解了的成长型思维

 

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,有人说出身决定阶级,到底什么才是决定孩子未来成功与否的真正关键?

 

为了找到答案,斯坦福大学行为心理学教授Carol Dweck花了近40年。

 

1978年,她发起了一项研究,找来一群孩子,出了一系列难度递增的智力拼图。很快,这群孩子形成了两个类型。

 

第一种孩子,尝试无果后,开始责备自己,“我越来越迷惑了。” “我的记性一直不好。”当拼图的难度不断提高,他们会说,“现在一点也不好玩了。”最后,这些孩子终于受不了了,他们坚持说:“我放弃了。”有的甚至会沮丧到把拼图扔到地上。

 

而第二种孩子,与之完全相反,他们不仅能坦然接受失败,甚至非常喜欢失败。当拼图变得越来越难,他们不但没有责备自己,还会说:“我喜欢接受挑战。”“题目变得越难,我就应该越努力地尝试。” 当题目变得越来越难,他们没有抱怨游戏变得不好玩,相反,他们还会给自己非常积极的心理暗示,说:“差一点点我就能做出来了。” “我之前就成功做出来了,我还可以再成功一次。”

 

那之后近40年里,Dweck一直在论证不同思维模式与成败之间的关系,最终发现:思维决定命运。

 

拥有“成长型思维”(Growth Mindset)的孩子,遇到挑战时,会自信地认为自己一定能克服困难,因此越战越勇,最终走向成功。

 

而拥有“固定型思维”(Fixed Mindset)的孩子,通常会束手无策,认为自己能力不够或运气不足,最终走上截然不同的平庸之路。

 

这个结论,被美国大西洋月刊等媒体评价为“考试驱动型社会的一股清流”,什么意思呢?今天,孩子的内在驱动力被忽视了太久,越往高年级越是如此,而Dweck的这个结论,恰恰鼓励孩子们把视线收回一点,关注自己的学习心态和学习动机。

 

因此,Dweck的书Mindset:The New Psychology of Success出版后,就迅速畅销全球,不少家长、老师开始取经、借鉴。

 

但慢慢的,Dweck发现,不少人所理解的成长型思维,其实是肤浅的,甚至是完全违背原则的。

 

她把这种误解,称为“假性成长型思维(False Growth Mindset)”,这种误解,最终将误导孩子前进的方向,让孩子越努力越被动。

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 (1).jpg


(Carol Dweck所写成长型思维主题书畅销全球)

 

误解一

孩子的所有努力都应该表扬

 

Dweck鼓励我们表扬孩子们学习的“过程”——比如努力、策略、专注和坚持等,并把这些因素,关联到孩子日常的表现和学习过程中去,这样能有效刺激孩子产生成长型思维,反过来推动孩子的学习。

 

但观察不少老师的做法,Dweck发现,他们错把“激发孩子的成长型思维”等同于“表扬孩子的努力付出”,这样就容易走入一个误区——哪怕一个孩子,苦苦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却没有什么成效,老师依然会去肯定他,甚至表扬他。

 

“没关系,你已经很努力了。”

 

“你这么勤奋,一定能成功的!”

 

这就像是给这个在学习上始终不得要领的孩子,颁了个“安慰奖”,其实是很危险的,因为它会误导那些最需要发展自己学习能力的人,继续自己这种无效的努力。

 

很多人认为,勤奋是美德,只要孩子努力了,成不成功,不要太在意,但Dweck的观点正好相反:“不是所有努力都值得表扬,除非它能带来成效。”而且这一点,要让孩子们尽早明确领悟到。

 

“我们当然要保护孩子的自信,但我们更要和孩子说实话。” Dweck希望家长们、老师们承认,当孩子学习低效时,一味地肯定其努力,很可能让孩子越努力越被动。比起安抚孩子,我们更应该给孩子一种紧迫感,和他们一起去寻找更适合他们的学习策略。

 

事实上,她在研究过程中接触过的所有善于培养孩子成长型思维的老师,都把主要的精力花在帮助孩子摸索策略上,花在让孩子看到正确的策略如何带来成功上,花在告诉孩子们——当他们被困住了,他们要做的不只是努力努力再努力。因为任何不讲策略的努力,其实都是在浪费时间。

 

误解二

让孩子相信“只要我想就能做到”

 

“成长型思维”告诉我们,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相信自己能够战胜一切,但Dweck有一个提醒,当我们引导孩子建立自信时,需要帮孩子理清前提,“是,只要你想,就能做到,但前提是你具备了知识、技能、策略和资源。”

 

我们都在帮孩子设定一个更高的目标,去追求,去实现,但真正懂教育的人,在设定这个目标后,一切才刚刚开始——接下来,他们会花很多精力,帮孩子找到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路径,而不是开一张空头支票。

 

很多人觉得,告诉孩子“不是你想就能做到”有点残忍,担心这会浇灭孩子的自信,其实,当困难来临、失败降临,真正影响孩子能不能够自信应对的,是家长们对困难或失败的描述。

 

如果父母总是急于让孩子放心,说,“不是每个人都擅长数学的,不要担心,你擅长别的事情”之类的话,作为开导,孩子就会慢慢变成“固定型思维”的人,心想,“好的,这是我不擅长的。我不需要太在意。”

 

但如果父母能表现出“发生这些困难,也在预料之中”的态度,询问,“好的,那这件事情反映了什么问题呢?接下来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?我们需要和老师聊一聊吗,或许他有更好的建议?”这样,孩子就能明白,“哦,这些能力都是可以培养的,只要找到适当的方法,在某某方面达到了怎样一个程度。”

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 (2)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点击上方图片阅读《积极父母和消极父母对孩子思维的影响》)

 

误解三

你就是固定型思维

我就是成长型思维


在和全球老师们的交流中,Dweck还发现了一个现象:当孩子学习没有成效时,有些大人会归因于孩子被“固定型思维”拖累。这不难理解,比起承认是自己的教育、教学方式有问题,这样想大人的心里会更好受,好像问题不在自己,也更容易解决。

 

但他们忽略了,首先,思维模型只是关键因素,而非全部因素,其次,创造一个能激发孩子成长型思维的空间,也是一个教育家的责任。在这个空间里,孩子们能尝试着摆脱自己的“固定型思维”,并找到发展自己能力的真正方法。

 

而且,一个为绝大多数人所忽略的事实是,我们每个人都是混合型人格——有时,我们满怀信心,用成长型思维想问题,有时,我们又会变成固定型思维人格,这取决于我们面临的挑战到底是什么——挑战、错误、失败、甚至批评都会影响我们对自己能力的判断,比如当我们尝试了一种新的工作方法却没有任何效果时,当我们没办法鼓励一个孩子爱上学习时,当我们自己把一个经验丰富的教育家相比时……

 

我们对自己的训练,对孩子的引导,只是让我们的成长型思维细胞更多一些,再多一些,从而使之成为我们的主要思维模式。

 

“我看过不少老师,听说了这套思维模型没多久,就认定自己就是成长型思维人格。”其实,Dweck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,“其实这种训练需要持续较长一段时间,有时甚至需要一辈子。”

 

而要想获得更多的成长型思维,我们就必须正视固定性思维——这是Dweck在澳大利亚的同事Susan Mackie的建议,她建议我们用几周的时间对自己做一个观察,每当我们陷入了固定性思维时,记录下来它产生的原因,先不要急着下任何判断,或者想要走出来,只是观察。

 

一段时间后,再总结原因——是我们不喜欢尝试新鲜事物?还是我们放大了改变可能带来的影响而产生了焦虑?……然后给那个最常影响我们的心理触因,起一个名字,下次它再出现,我们就和这个心理触因聊一聊,接受它,让它为我们挑战新目标时助力,而不是成为绊脚石。

 

放大成长型思维的3个建议

 

跳出来看,Dweck要提醒我们的,其实就是两句话:

 

成长型思维并非盲目自信,有策略的努力才值得称道。

 

每个人都是混合型人格,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放大成长型思维。

 

3个建议,助您和您家孩子放大自己的成长型思维。

 

其一,为孩子创建一个“成就文件夹”,这是不少美国中学使用的学生激励方法,让学生分阶段,把自己的相关“成就”收集起来——文件夹的封面上往往还有一幅画,是学生自己画的,表现自己最想要实现的目标。

 

这些成就,一定要是一个具体的进步,比如真正掌握了一个难搞的知识点,完成了一个原本以为无法实现的目标等。尽可能每天都更新,过一段时间再回顾,不仅能帮孩子总结自己获得成就的原因是什么,还能唤醒孩子更多成长型思维,在接下来更长一段时间里表现得更好。

 

其二,让孩子建立一个“成长型评估系统”,把孩子实现目标前需要实现的所有条件,都列出来,可以是日记本或者学习清单,用以确保多维度管理学习的进度。这份表,能让学生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实力和弱点,也能让大人在必要的地方提供额外的指导和反馈。

 

其三,在评价孩子的表现时,用“暂时不行”代替“就是不行”。

 

芝加哥的一所高中,学生毕业前要通过一系列课程考核,如果某一门课没有通过,成绩就是“not yet”(暂未通过)。试想,如果成绩是“failed”(不及格),学生就会想:“我失败了,完了。”而换成了“not yet”,孩子就会明白,“学习没有到此为止,应该继续努力。”

 

所以,如果哪一天,孩子垂头丧气地告诉你,“我学不好数学”,你可以回答他,“不,你只是还没有把数学学好。”